返回首页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一线风采】盾构,没那么简单
来源:水电八局 作者:易溢 时间:2019-07-31 字体:[ ]

城市中心,地上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地下缕缕行行,地铁呼啸来往。

总有朋友问我,你们这地铁是怎么修的,就像垃圾回收站阿姨的灵魂拷问一般,眼神真切。

通常,我都会幽默地回答:就像土拨鼠打地洞一样。

朋友们无一例外地回复我:原来这么简单。

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当真正接触到盾构施工后,简单二字便不会那么轻易地说出口了。

盾构施工主要设备便是盾构机,我们也常将其比喻为钻地龙,拥有头、身、尾三部分,体重近600吨,体长80余米。盾构机的头部是最厉害的,在打洞的第一线,一边吃土一边前行。盾构司机操控着一小段一小段前行,每前行一段管片拼装手便要立即出动,遥控拼装机对近4吨重的管片进行拼接,六块管片对接封闭成环,这就是所谓的金刚罩。而此时进来的土也在通过长长的传送带转运出来,在电瓶车的车厢里面,随后,电瓶车司机再将其运出隧洞。

运渣土没那么简单

在地铁隧道还未开通前,有辆专列就已经在隧洞中穿行了无数次,那便是电瓶车。

在盾构机掘进的同时,一系列的配套工序也需要同步进行,掘出来的渣土需要往外运,管片、同步注浆所需砂浆、走道板、水管、临时钢轨等材料也需靠电瓶车往里运。最近这段时间,咱们队平均一个班是5环,两辆电瓶车差不多需要各自来回56趟。负责南京地铁5号线七小区间盾构施工的电瓶车司机范俊涛介绍道。他曾在2017年铁路公司争先杯盾构技能大赛中荣获电瓶车操作手第一名,并获颁湖南省职工会五一劳动奖章

操作起来特别简单,就几个按钮的事儿,但是要开好电瓶车却不简单。刚刚开始独立驾驶的电瓶车司机丁玉乐说道。

电瓶车类似于简易版的小火车,一个车头带着几节车厢。司机位于车头处,车厢内有一个简单的操作台,十二个按钮用于控制辅助电源、空压机、照明、喇叭和风扇等,调速盘控制十五档车速,一个手柄用来控制列车前行或者后退,另一个手柄用于进行列车制动。

但困难的是电瓶车与通常的车辆行驶方向不同,其车头与盾构机头部方向相反,也就意味着进入盾构机内部时,电瓶车是倒着行驶的。一般四节车厢,加上两节运送管片的平板车和一个砂浆罐车,列车长度超过了30米,在驾驶室的司机无法看到列车行驶位置的。

停个车有这么难吗?打个比方,在驾照考试科目二中的定点停车时,不让考生看后视镜,这一测试项是不是难度瞬间增加呢?电瓶车司机一方面依靠调车员指挥,另一方面通过自身的精准判断,以管片环数作为参照物,计算每节车厢的对应位置,提前预判该在何处停车,进行减速,一旦停车信号,立即采取制动措施。而停车位置至关重要,运输的管片需刚好便于盾构机掘进前端的管片吊机进行吊运,空的车厢需刚好位于出渣口接住皮带转运出的渣土。

停好车就可以了吗?范俊涛在带徒弟时曾强调:团队作战,讲究的是及时沟通配合。作为电瓶车司机,不仅要开好车、停好车,还需要及时与调车员、掘进班长、值班工程师等进行沟通,及时了解内部所需要的物资并与外部对接快速运输到位。同时,对于电瓶车的异常情况要及时反应并与维保人员对接。

一次,刚启动电瓶车,范俊涛就听到了轻微的异常响动,急忙停车。一边报告上方维修人员,一边自己开始进行排查,刹车片、连接板、连接销以及每一节车厢的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却未发现任何异常。维修人员过来后再次进行排查,依旧未发现异常情况。按理说,此时范俊涛应该放心的继续行驶,可他却固执地认为一定有问题。于是,只好请来电瓶车厂家继续进行检查。经过了大半天的折腾,终于在列车变速箱内发现了一块小铁块,行驶过程中变速箱内的齿轮转动带动了铁块,故出现了异常声响。若未及时发现这一铁块,磨损变速箱内的齿轮且不说,在行驶时直接影响齿轮转动将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才让人无法想象。

最重要的是多操心,范俊涛说,越是看起来简单的事情越不简单

盾构安全没那么简单

对于盾构施工的建设者而言,值钱的装备可不少。钻地龙最值钱,千万级豪车。电瓶车也不赖,百万级豪车。金刚罩也不虚,一环也得好几万。

当大家在炫耀自己的装备价值不菲时,作为安全员的周武却严肃地说到:我们的生命最值钱

2015年毕业的周武赶上了好机会,被项目部派去铁建重工进行盾构机监造。在那里,他正式与钻地龙结识。从盾构主司机到副队长,从实操到管理,周武对盾构机各个功能系统的所有运行参数都了如指掌,一旦参数发生变化便可快速分析是何原因、该如何进行调整。作为一名资深老司机,周武还曾担任过盾构技能大赛的评委。

2018年底,周武因工作需求,跨界到了安全管理岗位,在南京地铁5号线七小盾构区间担任专职安全员。

原以为盾构施工安全管理应该相对简单,因为整个作业面不像土建施工那么广,且施工工序较为固定,所涉及的人员管理也不那么复杂。但是,安全二字从来不存在简单一说,隧道施工空间狭小、空气闷热、湿度又高,且工作专业性强,这于安全管理者而言,已是极大的挑战。

身边的人都说周武现在更严肃了。他会在其他盾构司机值班期间蹲守在主控室,密切关注盾构掘进施工情况,毫不留情地指出其操作不规范的地方。他会在隧洞内轨行区蹲点,检查轨行区作业安全监护情况、电瓶车停车阻轨器和防撞梁落实情况。他会在烈日下一遍一遍检查地面情况,吊装作业、物资存放、临时用电等。他甚至会和好兄弟们义正言辞地讲述一个个安全规范,从安全帽带到防暑和急救药品配备等,每一个细枝末节都成为了他吹毛求疵之处。

起初,周武也不太愿意接受跨界这一现实,也不太理解好好的盾构司机、副队长怎么就成了安全员

上岗头一周,在现场巡查时,周武发现在进行吊装作业时,有块路板与其他吊装物件之间只用了根铁丝进行固定,当时,他心里就犯嘀咕,这一根铁丝应该绑不牢吧。于是,立即通知司索工,要求进行二次加固或卸下路板单独吊运。该司索工却信誓旦旦地回复没问题后便通知信号进行起吊。周武正在犹豫是否需要强制要求停下起吊作业时,突然传来的一声,让他惊住了。果然,路板挣脱了铁丝掉了下去。周武立马跑到盾构井底查看,所幸没有任何人员受伤,也没有财产损失。但从那一刻起,周武才意识到头上那顶专属于安全员的安全帽和身上印有安全监督的那件反光背心究竟意味着什么。

安全员的新身份让我感觉责任和压力更大了,周武坦言道。洞子里实在热,有时候,工人停下休息就会取下安全帽。以前总觉得很正常,能理解,没啥关系。眼里更多的是一些技术故障。现在当了安全员,才觉得后怕,原来自己周围存在那么多安全隐患。

以前有个人没戴安全帽上工地,从此,他的饭都有人喂……”,在很多人眼里可能是个一笑而过的段子,但对于现在的周武而言,每一个类似于不戴安全帽的行为,都能让他联想到无数种可能遭遇到的最坏情景。

注意安全!是周武成为安全员后说得最多的一句话。简单的四个字,背后包含了太多太多,是警告,是关爱,更是一种对生命的敬仰。

周武,先别生气了,赶紧一起去调度室开会。范俊涛喊道。正因为现场氧气、乙炔瓶距离动火作业区只有9米而生气的周武,重重地在每日隐患排查记录本上记上了一笔。

爱操心的范俊涛将自己全部身心投入到每一个十二小时中,像对待知心朋友一样爱护着他所驾驶的电瓶车。跨界的周武将自己的专业技术优势融入安全管理,及时发现各类安全隐患,把盾构施工安全防护网扎得更密更紧。

南京地铁5号线七小区间盾构正处于下穿秦淮河的高风险阶段,一位位像范俊涛和周武一样将看似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的建设者们正在奋力拼搏,提前策划,全程把控,实时监督,每日复盘……

非知之难,行之惟难。用心去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没那么简单。

中国水电八局,用心建造每一寸地铁。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