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长虹”耀锦江
——探访建设中的成都单跨跨径最大桥梁
来源:水电七局 作者:刘彦 刘爽 龚明月 时间:2019-08-23 字体:[ ]

8月11日,成都世警会越野跑比赛在天府新区锦江生态带沿线举行。绿意盎然的草坪、蜿蜒流动的锦江,还有造型别致的云龙湾大桥交相辉映,铺陈出一幅美丽的画卷。

 而在云龙湾大桥上游,还有一座同样横跨锦江的桥梁——天保湾大桥,这是成都单跨跨径最大的桥梁,也是水电七局承建的首座钢桁架拱桥,填补了水电七局在同类型桥梁施工领域的空白。

被誉为“锦江长虹”的天保湾大桥,全长880米,双向六车,是一座集创新设计、精密施工、智慧管理和独特景观于一体的大桥。建成后,将进一步加强锦江西片区与天府新区核心区的联系,对完善区域路网、带动片区内锦江两岸的协同发展起到基础性作用。

工程的背后,是一群平均年龄不到30岁的技术团队。


建设中的天堡湾大桥

年轻团队“挑大梁”

修建云龙湾大桥之前,这个团队谁都没有干过同类型的项目。项目团队零基础,缺乏施工经验,困难重重。工程部负责人李云川谈起时还有些挫败:“我们都是第一次干这种刚桁架拱桥,开始施工的时候谁都不懂,压力很大。”

因为缺乏施工经验,他们走了不少弯路。在刚开工时,施工队为了加快施工进度,导致焊接时未达到合格标准。发现问题后,工程部立即组织施工队召开专题会,设法补救,对该部位进行返工,但已浪费人力、物力,又耽误了时间。

 困难再多,也不能打败他们。这个年轻的团队踏实走好每一步,在施工过程中去总结学习,除了向有经验的施工队伍“取经”之外,广泛查阅桥梁施工的书籍、上网搜查、看视频、找资料、看规范……然后将学到的这一切,融入到实际的施工中。

 就这样,工程顺利推进,团队中的年轻人也迅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优秀技术骨干。

当被问到施工过程中有没有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时,总工程师钟波谈到:“桥梁施工中有一个构件叫拱挍,这是大桥的受力构件,也是大桥的核心部件,但是它的制作周期很长。天保湾大桥在施工进行到拱挍安装时,工厂却告知我们还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拱挍才能制作完成,这与我们的工期不匹配。”

为满足工期,项目部组织召开多次技术专题会,研究如何在拱挍这三个月的制作期内进行前期施工。经过查阅资料,开会讨论后,项目部决定优化方案,预先在拱挍施工部位埋设管道,确定拱挍安装位置,以便更加准确地控制精度。同时将整个拱挍分成三个阶段来安装,解决了拱挍重量大、施工安全、质量不好控制的问题。

 钟波对此颇感自豪:“这个解决方案完全是咱们项目的年轻人自行摸索出来的,节约了整整三个月的工期。”

 工匠托起“长虹”

天保湾大桥主拱采用矩形钢箱截面桁架拱拼装施工,主拱吊装是施工过程中的重难点,如何把单件构件达80多吨的“巨物”吊装上去,成了天保湾大桥主拱施工的一大难题。一方面要考虑现有平台的承重能力,另一方面又要保证主拱吊装的正常进行,项目团队通过不断的测算、试验及论证,在吊装前多次召开相关技术专题会,组织技术人员进行技术交底,对高空吊装过程中的技术工艺、安全质量问题严格把控,实时监控桥梁承重是否达到警戒状态并采取对应措施,确保了主拱的顺利吊装。

刚解决了吊装的难题,主拱焊接又成为摆在这支年轻团队面前新的拦路虎。

天保湾大桥主拱总重3954.66吨,为全焊结构,节段之间均采用焊接连接。比起普通螺栓连接等其他连接方式,焊接连接对外围的温度极为敏感,焊接的质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对温度的把控。白天和晚上、上午和下午,温度不同,焊接出来的效果都不一样,直接影响到成桥后的主拱线形及结构的内力状态。而部分焊缝采用内部焊接的方式,焊接工人需要在箱体内完成焊接,气温高的时候箱体内的温度最高可达60℃。

为解决温度的难题,这支年轻的技术团队以25℃的理论温度建模,通过反复的试验,收集试验数据,召开专项的温控专题会就有8次,计算分析出焊接施工的基准温度,施工时间确定在夜间,明确可控温度偏差范围及温度修整方法,最大限度的保证主拱线性及受力状态。

为保证焊接质量,项目部在主拱焊接前进行焊接工艺评定试验,并对试验结果进行评审,保证预期的焊接质量可靠。为使最终的焊接质量全面达标,项目部制定焊缝检测方法、检测部位、检测比例的详细要求,主拱每个节段有16道或17道焊缝,在每道焊缝焊前、焊后进行点位测量、检查、验收,并聘请第三方检测单位对焊缝进行超声波检测,于一道道焊缝中可见团队对“质量至上”理念的追求。

天保湾大桥主拱于2019年7月7日顺利合龙,项目总工程师钟波回忆到:“在国内,同类型的桥梁施工工艺已经很成熟了,但是苦于项目团队都无相关施工经验,走过不少的弯路,但终究是苦尽甘来,啃下了这块硬骨头。”

 新材料打造“百年工程”

天保湾大桥首次引入“钢-STC轻型组合桥面结构”施工技术,采用钢-STC轻型组合桥面。与传统“钢桥面+沥青铺装”体系相比,STC混凝土使桥面结构的局部刚度显著提高,工程全寿命期的维护成本大幅下降,堪称“百年工程”。这是水电七局首次接触,也是四川地区首次应用此项新材料和新技术,对铺装材料、结构、工艺要求苛刻。

由于现阶段我国钢桥面大多为柔性铺装,STC超高韧性混凝土应用并不多,部分省、市的地方性施工工艺和技术参数,在成都地区可能并不适用,如何在不同钢梁结构和外部环境因素影响的前提下,选用最优施工工艺和质量控制措施,成为技术团队攻坚的重点。

STC混凝土相比普通混凝土,原材料中增加了两种直径的钢纤维及特殊外加剂。但加入的钢纤维分散不均匀将使混凝土缺少钢纤维或钢纤维结团,不仅没有增强作用,还会引起局部强度削弱。因此原材料、配合比及拌合工艺难度很高。为快速解决问题,技术人员翻阅书籍、查询资料、摸索经验,提前进场做好检验等工作,进行多次拌合试验不断调整和完善,确定最优的配合比、拌合设备和工艺。同时,为了不延误工期,在不断分析比较不同的布料摊铺振捣方式对摊铺速度和摊铺质量的影响,进行生产性试验,最终形成完整的STC摊铺工艺流程和参数。

云龙架天府,锦江起长虹。两座大桥交相辉映,成为成都天府新区亮丽的新名片。天保湾大桥即将于2019年10月1日具备通车条件,水电七局的建设者们正铆足干劲,向新中国70华诞献礼。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返回首页